联系电话:86-021-68819098
您好,欢迎访问上海明庭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上海明庭律师事务所

Shanghai Minton Lawyers

新闻与资讯

news & INFORMATION

知网的“学术生意经”
来源:明庭律所 | 作者:明庭律师 | 发布时间: 2019-03-01 | 260 次浏览 | 分享到:
据媒体报道,2018年5月,苏州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小刘在中国知网下载名为《中药》的文献时,网页提示需支付7元方可下载,小刘点击购买按钮后弹出充值页面,虽提供了多种充值方式,但无一例外地设置了最低充值金额为50元,小刘充值50元购买文献后发现余额无法退还,于是一纸诉状将知网告上了法庭。法院审理后认为,知网设置的最低充值规定以及退款要收手续费的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限制了消费者的权利,是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应认定为无效。
一、“知网是什么”
据媒体报道,2018年5月,苏州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小刘在中国知网下载名为《中药》的文献时,网页提示需支付7元方可下载,小刘点击购买按钮后弹出充值页面,虽提供了多种充值方式,但无一例外地设置了最低充值金额为50元,小刘充值50元购买文献后发现余额无法退还,于是一纸诉状将知网告上了法庭。法院审理后认为,知网设置的最低充值规定以及退款要收手续费的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限制了消费者的权利,是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应认定为无效。
中国知网是1999年由清华大学、清华同方联合发起的学术平台,其前身是中国期刊网,涵盖了外文类、工业类、农业类、医药卫生类、经济类和教育类等多种数字、资料、文献,是国内规模最大、内容最齐全的学术期刊数据库。不久前演员翟天临在直播中一句“知网是什么”的无心之语,不仅将其本人推至风口浪尖,也再次将知网置于话题中心——高收费高利润,却给学术论文作者极低的稿酬,毛利率额高达61.23%,年收入达9.7亿元,中国知网的“学术生意”带来的巨大反差引发网友的强烈反响。
虽然近日有记者发现,中国知网网页端充值页面已完成更新,新增了一项“其他”的选项,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充值金额,满足了消费者的多样性需求。但知网的收费模式是否合法合情合理仍值得思考。

二、知网涉嫌“垄断”?
知网是我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一部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承担着将文献资料予以数据化的重任,庞大的资源使知网在文献检索领域占据高比例的市场份额,无论是高校还是研究人员,都很难绕过知网进行学术创作。因此面对连年涨价的知网,在缺少替代产品的前提下,很多高校和人员都只能选择接受,用户的选择权实际上被剥夺了。
但作为教育部、科技部等多个国家部委联合支持的数据库,知网本身的性质允许其存在一定的垄断性,面对数以万计的用户群体,一一进行磋商、议价不仅难以实现而且将耗费巨额成本,因此知网动用一定的行政手段定价、收录文献无可厚非,拥有市场支配力的垄断地位也并非我国法律所禁止的事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17条明确规定: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因此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成为认定反垄断的关键。
作为一家商业企业,为维持正常运作,中国知网收取费用无可厚非,但每年保持10%甚至更高的价格涨幅,填补成本的说法就很难自圆其说了。同时知网通过下载量和阅读量获取大量利润却仅支付微薄的稿酬予原作者,其中的合理性或许也有待解释。认定知网构成滥用行为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深入调查、论证、分析后才能得出结论。但毋庸置疑的是,知网在注重其商业盈利的同时,也应坚守其社会责任,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共享与增值利用的初衷,国家更应在适当的时候予以调节和干预。
知识付费能促进知识生产和创新,也能体现平台的价值。但当知识被垄断的时候,政府应该有所作为。一家独大的数据库或许能实现资源最大程度地整合,但却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空间。在数据存储如此便捷的今天,培养新的公益数据库并非难事,这不仅能给同行带来压力,也能降低学术分享和传播的门槛,保障公共知识最大程度地被公众所获取。
学术不该成为一门生意,知识资源的公开不仅为了学术的交流和发展,更是希望学者在现有的研究基础上不断推陈出新,为学术界注入新鲜的力量。